南齊19歲的奇葩皇帝,不愛治國愛經商,死後連降三級被謚為東昏候

南齊19歲的奇葩皇帝,不愛治國愛經商,死後連降三級被謚為東昏候

有道是:「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。」按照常理來看,皇帝就是國家的最高統治者,富有四海,財甲天下,理應過著錦衣玉食、貴不可言的優質生活,怎麼也不可能淪落到做生意、當小販的份上。可歷史上偏就有坐了龍椅卻還視國事、政事、軍事如兒戲,一心熱衷於經商的皇帝,這位品位獨特的爺就是南齊廢帝蕭寶卷。

網路圖片

蕭寶卷是南齊第六代皇帝,更是史上赫赫有名的昏君,逮老鼠、耍雜技、強拆民居、驅逐百姓……什麼荒唐事都干,但他最詭異的怪癖要算酷愛「下海」做生意。

據《南齊書·東昏侯》載:「於苑中立市,潘妃為市令,帝為市魁。」為了過做生意的癮,蕭寶卷玩起了虛擬人生的遊戲,在皇宮裡建起商業一條街,真實再現市井生活,酒店、茶樓、飯館、旅店、農貿市場要啥有啥,讓宮女、太監客串消費者和商家,討價還價,營造出一派生意興隆的景象。他還設立「管理機構」,由寵妃潘玉奴當城管,自己做協管。為了活躍市場,營造出真實感,蕭寶卷還讓商家以次充好,刻意製造矛盾,一旦遇到糾紛衝突,都要請潘妃定奪,即便蕭寶卷犯了錯,那也對不住,照罰不誤。這個後來明朝的武宗朱厚照有點類似!

網路圖片

當管理員終究不如當老闆過癮,於是蕭寶卷索性做起了售貨員,親自操刀賣豬肉,潘妃充當啤酒小妹,負責向「客人」推銷啤酒,史上最尊貴夫妻店就此開張。皇帝與貴妃這種無厘頭的事兒在民間也鬧得沸沸揚揚,老百姓編成童謠對這種紀實文學體裁加以調侃:「閱武堂,種楊柳,至尊屠肉,潘妃酤酒。」

除了愛做生意,蕭寶卷還迷上了深夜逮老鼠。為了消除皇宮鼠患,蕭寶卷不惜御駕親征,帶領一群太監、宮女奮戰在捕鼠第一線,本著不放過任何一隻老鼠的原則,哪怕掘地三尺,也要將老鼠趕盡殺絕,而且自始至終抱著極大的熱情,有時玩到天亮都不消停。

網路圖片

更雷人的是,蕭寶卷還是個雜技控,他親自收集整理一些老雜技節目,還自創了許多新節目。比如他仗著自己天生力大如牛,把七丈五尺長、幾十斤重的木質道具白虎幢弄到牙齒上頂著玩,結果付出的代價就是幾顆「龍牙」光榮下崗,弄得滿嘴是血,還是玩個沒夠。蕭寶卷還為自己設計了一套特別花哨的戲服,經常穿著戲服帶著一大幫宮女、太監,在後宮玩老鷹捉小雞的遊戲。皇帝當成這個樣子,也真夠難為他的。

蕭寶卷嗜好飆車,還是個極為瘋狂的「夜飆族」,這廝喜歡在半夜三更、夜深人靜時出宮飆車,一個月起碼飆十幾二十次。他尤其喜歡在一條直道上狂奔,中間如果有民宅、商鋪擋道的話,不好意思,房屋一律先拆了再說,值錢東西打包帶走。更可怕的是,蕭寶卷還極好面子,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劣跡,因此,誰要是不幸遇到了這伙強人,小命必定難保。

網路圖片

有鑒於此,地方官員每晚輪流值夜班,高度關注皇帝的飆車路線,每當蕭寶卷一夥準備出宮飆車時,地方官員就趕緊吹起緊急集結號,沿途居住的老百姓聞聲迅速從熱被窩裡爬出來躲起,否則就有被「蕭氏拆遷隊」連房子帶人一併夷平的危險,簡直比七級地震還要瘮人。蕭寶卷車隊呼嘯而過後,萬人空巷,十室十空,「工商莫不廢業」。

即使在遊玩時,蕭寶卷也不忘「為人民服務」刨腹驗胎。一次,蕭寶卷到沈公城遊玩,遇到一個孕婦,為幫助那位準媽媽事先知道嬰兒的性別,他讓人剖開她的肚子查驗。他也非常重視外出的安全保衛工作。在定林寺遊玩時,有個老和尚腿腳不靈便,躲在草叢裡避讓車隊。蕭寶捲髮現後如臨大敵,命令手下亂箭齊發,頓時和尚變刺蝟,他這才把心放回了肚子里。

網路圖片

殺百姓不當回事,蕭寶卷宰起大臣來也跟砍瓜切菜一樣毫無顧忌。蕭寶卷的老爸齊明帝蕭鸞臨死前囑咐他:「凡事不要落在人後,一定要先發制人。」蕭寶卷忠實地、不打折扣地貫徹了老爸的遺囑,對付起大臣絲毫不留情面,就連舅舅平都縣侯劉暄和弟弟江夏王蕭寶玄也被他殺了。有次他腦袋一抽,居然把宰相蕭懿毒死了,這下可捅了馬蜂窩,南齊永元二年(500年),蕭懿的弟弟、雍州刺史蕭衍,打著為哥哥報仇的旗號揭竿造反了。

儘管蕭衍大軍迫近南齊首都建康城(今江蘇南京),但蕭寶卷表現得極為淡定,依然白天睡懶覺,晚上爬起來做生意,忙著宰豬賣肉,壓根兒沒有切換成「戰時戒備狀態」。蕭衍的軍隊兵臨城下,蕭寶卷聽到戰鼓聲傳來,居然極為興奮,特意換上大紅衣服,沐浴更衣後登上城樓瞧熱鬧。結果,差點兒被流箭射穿腳背。

網路圖片

有大臣見士氣太過低迷,就勸蕭寶卷採取獎勵機制,出點軍費激勵士兵,結果被他一句經典台詞給噎了回去:「反賊又不是只要朕一個人的命,憑什麼偏偏讓朕一個人出錢獎賞士兵?! 」十足一副生意人的市儈嘴臉,但話說得似乎也沒有什麼錯處,眾人只覺天雷滾滾,對他的言行表示無語。沒多久城破,十九歲的蕭寶卷被手下砍死。

蕭寶卷做了三年風光無限的逍遙皇帝,死後卻慘遭連降三級,被授予「東昏侯」的謚號。歷史上正統朝代政變後退位或橫死的皇帝,一般都能得個王爵封號,最不濟也能混個公爵。蕭寶卷所受的待遇歷代罕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