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訪祖峰:我是特不願趕時髦的人,千萬別說我轉行做導演了

專訪祖峰:我是特不願趕時髦的人,千萬別說我轉行做導演了

明星演員做導演,已經是這幾年影視行業內的一股潮流。但除了個別成功外,大部分都是透支自己的信譽,最後口碑、票房一樣都沒能滿足。

就在最近一年,一向低調的祖峰也成了明星導演中遲到的一員。不過,不像其他大多數奔著大眾去的,他拍了一部根本就沒有市場企圖心的文藝片《六欲天》。而且出手不凡,處女作就入圍了戛納國際電影節的一種關注單元,雖然最後因「技術原因」沒能去成。

不過幸運的是,電影通過修剪,最終還是拿到了龍標,在賈樟柯的第三屆平遙國際影展「藏龍」競賽單元首映,並定檔11月1日在國內正式上映。

祖峰當導演,不是蓄謀已久,更像是個意外。他生怕別人說他轉行當導演了,他強調這只是一次機緣巧合,自己最熱愛的,還是老本行演戲。第一次當導演獲得的成績,也並沒有讓他自信或者自喜,在他看來,這只是因為運氣好,並沒有給他雄心勃勃再來一次的心氣。

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,《六欲天》這部電影之所以最終被祖峰接手執導,結果還不錯,那是因為這是一部本身調性就跟他自己的喜好十分相投的電影,故事主人公阿斌身上,也能看到他本人所具有的些許特質。俗話說,文如其人,放在祖峰的處女作里,是電影如其人。

《六欲天》以兇殺案為線索,實際上講的是抑鬱症患者及其身邊人的故事。祖峰演的是因女友自殺而患上抑鬱症的警察阿斌,他在調查一起碎屍案中,與黃璐飾演的被害者的姐姐李雪相識。李雪自稱夢見弟弟被人碎屍託夢給她。在調查過程中,阿斌發現李雪痛失女兒並患上抑鬱症的經歷。兩個沒有贖罪機會的人彼此憐憫,相互釋放。

搜狐娛樂:你是因為什麼樣的機緣拿到的這樣一個劇本?最終是因為什麼樣的原因做了導演?

祖峰:劇本是我太太劉天池推薦給我的,因為她有學生在中戲,看到了這個劇本,推薦給她,她一看這劇本很好。這劇本是中央戲劇學院電影電視藝術系一個學生的研究生畢業作業。天池看了之後就覺得特別好,就推薦給我,她說這主人公你演,跟你氣質還挺像的。

拿到劇本一看確實也是好,後來就推薦給了我們的好朋友,就是現在電影的製片人,叫李銳,他看完之後也特別喜歡。因為他之前做過一些比較有藝術水準的電影,像浩峰導演的第一個電影《倭寇的蹤跡》。他也很喜歡,他說這個劇本寫的很好。於是我們就經常會聊到這個片子,不光是男主人公,還有其他的人物,包括裡面的一些感覺,還有故事層面下的那些東西,聊的都特別的投機和特別的好。

然後他們就開始鼓勵我,說你這麼喜歡這個片子,而且你聊的又挺好的,要不你去把它拍出來吧。但是我一開始拒絕,因為我覺得導演的工作太複雜了,但是他們不斷的鼓勵我,當時我也就動搖了。當然也是考慮了很長時間,慢慢的也在想哪些戲我該怎麼拍,對於我覺得比較難辦的一些場次的戲我有了一些想法,我覺得好像可以試一試,然後就決定自己把它拍出來。

中間還曾經有過就是說是不是我只做導演,因為如果兩個工作都做的話會不會顧不過來。一方面是我們這個片子預算也不高,還有一方面就是,我確實跟這個角色有感情了,因為拿到劇本到最後決定要拍,也差不多有一年多將近兩年的時間,也捨不得。這兩方面元素可能,就決定自己導自己演。

搜狐娛樂:這幾年演員轉導演挺普遍的,個別比較成功,大部分最後讓影迷是比較失望,你有沒有這方面的一些猶豫?

祖峰:有一段時間其實也有別的戲來找我,說是不是你也可以自己導自己演。我是一個特別不願趕時髦的人,就是如果很多人做這事,我也可能選擇不做這事。確實像你說的,有一段時間有很多演員都做導演,我一開始不想拍這戲也有一部分是這個因素,就是我覺得我也干這事,我是不是趕時髦,我不想讓自己是一個趕時髦的人,儘管它未必是,但是我會把自己當成那樣,也有這個因素在推辭。

後來確實真的想把它拍出來,他們也在不斷的鼓勵我,所以就做了這個事情。決定了之後,我覺得還好。確實為這個戲想的還挺多的,就是操作層面的那些,我覺得應該還好,沒有太失控。

搜狐娛樂:你在拍的過程中是很自信的狀態還是是一個摸索的過程?

祖峰:一開始的時候也談不上自信不自信,其實好多方案如果有了的話,照著那個方案去執行就行了。但是確實導演,包括演員,也分兩種情況,一種情況就是你前期做的各種準備,還有一種可能就是,把那最主要的東西想清楚,然後到現場再去尋找一些閃光的東西。演員和導演都會有這兩種狀況,那就是不同的工作方式,沒有誰比誰好。

我可能更傾向於第一種,就是我要盡量多的把這個準備做的更充足,儘管在現場還會有各種各樣的不可控的因素,但是我至少在之前把想到的盡量多想,我到現場可能會從容一些。因為我容易緊張,我怕一出現意外之後會更緊張,那緊張會產生壓力,會讓你不會那麼自如。

搜狐娛樂:你演的阿斌這個抑鬱的警察角色你是怎麼理解他的?

祖峰:其實按理來說,如果他抑鬱很嚴重,或者說心理上有一些問題的話,他不適宜干刑警的,可能也會給他調整到別的工作去。但是阿斌他不是這個特徵特別鮮明的,他又不是一個特別外露的人。

我們之前查過一些資料和做過一些功課,也了解到,其實抑鬱症有很多很多表現的方式,不同的人千差萬別。有的人是很燥郁的,還有一些人可能感覺偽裝的很好一樣,他跟你在一起他是很開朗的一個人,他在一個人跟自己相處的時候,可能他會很低落。

而且劇本描寫的除了抑鬱本身之外,還透露出一種孤獨感。對於健康的人來說,其實時不時的也有孤獨感伴隨我們,就像在這個社會裡面,樓上樓下的這些人,可能跟你住了很多年你都不知道是誰,這還是比較簡單的孤獨。還有的人跟周圍的人都認識,但是你們並不互相了解,其實就意味著你在這個環境裡面很孤獨。拓展開的話,其實生活當中,我們周圍的人有很多人是有抑鬱症的,或重或輕。包括我們自己,有的時候可能也有輕度的抑鬱的情緒在。

阿斌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物,他是沉默寡言的,他在跟他的警隊人在一起歡樂聚餐的時候,他好像不是屬於那群人裡面的那個人。而我平時也是比較沉默寡言的一個人,我經常也有這樣的經歷,就是一堆人大家都聊的很嗨,你好像你自己不在這兒,好像你在別的地兒似的,那個感覺。前兩年的時候,我也有過情緒比較低落的時候,也許是中年危機,也許也有抑鬱的情緒,方方面面我覺得我都有一些感觸,我覺得跟阿斌還真的離的不太遠。

搜狐娛樂:你這種抑鬱的情緒通常是因為什麼?最後怎麼解決的?

祖峰:我想的也是因為中年危機帶來的,也有具體的原因,也有可能是各方面產生的,我想跟其他的中年人也很相近,你工作上的一些壓力,和你年齡帶來的,還有你的一些特徵造成的。比如說我很明顯感覺到,我過四十歲之後,我很多能做的動作就不能做了。還有對工作的,有的時候覺得沒有遇到你特別希望能演到的好的角色。人在事業上總會有起起落落,這個也會造成。我覺得諸多因素加在一起,可能都會讓你產生有情緒低落的時候。

搜狐娛樂:除了你這個角色,這個電影里關注的另外一部分就是抑鬱症患者身邊的人。

祖峰:對,其實這是我們的生活。因為現在社會在不斷的進步,擱十年前二十年前,大家對抑鬱症這事還另眼相看,說你飯還沒吃飽呢,你哪有工夫考慮這事。包括一開始出現的時候可能有很多人不理解,說你有啥可抑鬱的,不缺你吃的,不缺你穿的,你也有地兒住,你有什麼可抑鬱呢?還有很多人很苦難,你就沒權利抑鬱。再往前還有,就是因為我們工作壓力大,或者生活節奏快,很多人去看心理醫生還得藏著去,就害怕覺得我去做心理疏導,我就是神經病了,我就精神有問題了,然後我周圍的人就會對我另眼相看了。但近些年,其實社會又又進步了,我們每個人又更加關注自己了,我覺得這就是文明在向前走。

但是就抑鬱症本身這事,大家都還是在關注著這些生病的人。我們在網上找那些資料也是,讓大家怎麼去關注這些生病的人,就是你怎麼跟他相處,你有的時候說話也得注意,你不能忽然造成他抑鬱了。你在他抑鬱的時候你還得試圖去引導他。或者說他假裝跟你說我沒事,你不要管我,但你不要相信,你一轉臉他可能就會傷害自己,這都會讓他身邊最親近的人提心弔膽。但是大家還沒有看到這些人,或者還沒有去體會到這些人,包括去心疼到這些人,我覺得他們其實是很讓人心疼的。

你想,家裡如果有一個抑鬱的人,你跟他朝夕相伴的話,相當於守著。採訪的時候他們跟我說就是一個定時炸彈,你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爆發,這些人都會跟抑鬱症的人一樣痛苦,只是大家都沒有看到,或者說選擇忽略了。可能更加關注到生病的那些人,反而忽略那些健康的人,其實健康的人也有可能……像阿斌其實就是,我想他原來是健康的人,也是因為那件事之後造成了他的抑鬱的,健康人也有可能變成生病的人。我只是希望讓大家看到這些人。

搜狐娛樂:你演這樣一個有抑鬱傾向的角色,入戲和齣戲的過程快嗎?

祖峰:這次我覺得還好,如果單純做演員的話可能會進去的會多一些。這次同時擔任導演工作,經常要跳出人物,你要在全局上去考慮問題,你要去張羅,所以從另外一個層面上來說,它干擾了我作為演員去進入那個角色。確實我後來在剪輯的時候去看,有些戲從表演上來說自己是不太滿意的,做導演的工作確實對進入這個角色挺干擾的。如果換別的角色會好一些,這角色還是需要再多進去一些會好。

採訪:你當初是為什麼決定了選黃璐來演李雪這個醫生角色的?怎麼評價她的表演?

祖峰:又得說到天池老師,劇本是她推薦的,黃璐也是她推薦的,因為《演員的誕生》那個節目的時候,黃璐不是排了一個《親愛的》嘛,回來她就跟我說,黃璐這個演員特別有爆發力和有力量。然後我就看了《演員的誕生》那戲,我說實話,黃璐跟其他那些女演員比起來不是特別漂亮的那一類的,而且我也希望李雪這個角色外型不是那麼靚麗的,她更像一個普通人。我看了她的那個片段,我覺得黃璐確實表演上是有那麼強的實力。

我第一次跟她接觸的時候是在製片人辦公室,我們去樓下接她,當時很大的風,她穿著一個大衣,她身上有很奇怪的氣質,跟李雪有點像,就是有種很孤獨的那種氣質。其實李雪身上也有那種冰冷的氣質,所有的事情都是冷冰冰的,但是其實內心當中有很強的爆發力,那黃璐身上就有這個。

唯一遺憾的就是,在開拍之前很久我跟她說需要減肥,因為我覺得李雪這個人物應該臉部輪廓比較分明,因為她她孩子死了,她經過了那麼多年痛苦的懲罰自己,她應該不會很豐腴。黃璐可能那兩年她的家庭生活很好,所以就是有點豐腴,沒減下來,她那個樣子就會讓人覺得她是一個日子過的還挺好的一個女人,並不是那麼痛苦,稍微有一點點這樣的遺憾。

從她的表演上來說,我是覺得很滿意,就阿斌和李雪兩個人物的話,我覺得黃璐比我演的好,因為她更投入進去了。

每次看到最後那場戲,他們自殺完沒死成,阿斌去公安局找到黃璐,要質問她,說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的時候,其實他是想審判她,是因為我們倆約好了一塊去死的,結果你死一半你打一電話求救,咱倆都活了,你不是背叛嗎?黃璐那場戲,因為全篇我也沒幾個很大的特寫的鏡頭,我是比較克制,就是把攝影機收回來,比較克制比較隱忍的去講一個故事,就那會兒給了一個很近的景別。她在說,說自殺的那天晚上我又夢見我弟弟了,她來告訴我這那的,然後我就醒了。每次看到那兒的時候,雖然你看上去她好像沒有表情,然後她的眼神也不是那麼具體,她就看似很平淡的把這話說出來,但是你會覺得裡面有很多很多味道。還有好多場戲,我都覺得她演的很好。

搜狐娛樂:這個電影看完觀眾會有很多疑問,這些留白是你故意設計的還是說有些東西不能拍?

祖峰:可能是個人說故事方法不一樣,我傾向於不把所有東西都拿給你看,我可能藏起來一些,只露出一部分。我不太想強迫別人你必須要看什麼,然後把所有東西都貼在你臉前面,我覺得那樣不是我。我的性格是,我盡量不強迫別人,我也不希望別人強迫我。

這次我希望客觀冷靜的把鏡頭往回撤,其實鏡頭裡面還有很多東西,包括那個佛珠,那個佛珠很重要,最後又回到了阿斌的身上,他跑步的時候戴著,他最後推了家門隨手就往那兒一放。然後阿斌最後也開了一網吧,之前李毅也是開網吧的,有很多很奇怪的那些冥冥當中的事情。但是我覺得不需要去強調,像那個佛珠我都沒有給一個特寫,它就在焦點區的地方在那兒放著,有的時候有些元素它在影片裡面就可以了。

搜狐娛樂:這個電影拍完後結果很好,入圍了很多電影節,但是戛納最後沒去成,看片尾有一個入圍戛納的標記,你自己是很在乎這個榮譽和認可嗎?

祖峰:那不是我做的,到後期剪輯審查的時候,我基本不太參與這事了。我說沒問題,因為電影是拍給觀眾看的,你拍出來,審查沒通過,然後擱在那兒,那有什麼用呢?所以你還是要面對審查意見,他們就在做這個工作。製片人就說有這麼多審查意見,我說沒事,我都尊重這些意見,沒問題,你們去調整就完了。我覺得我之前剪了那版,我的工作做完了,你們怎麼動我都沒有意見,因為通過審查是最重要的,就是勝利,所以不用管我的意見是什麼,有的時候我的意見反而會變得不客觀,反而會干擾你們,你們就去大膽去做吧。

現在面臨上映,把那個入圍戛納的信息放上去,也無所謂,因為大家是投入了的,我也很理解,因為愛這個電影,投入之後,也做了努力,也希望它票房上能有一些回收。

有很多人說你對這個電影票房有什麼預期,我說我沒有太大野心,不要讓投資人虧本就行。但這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一個比較大的目標了。因為這一類題材的電影是我們熱愛的,而且我們又覺得這不是一個壞片子,乃至於這是一個好片子,而且它在藝術上還得到了一些認可,如果它在票房上特別慘的話,那麼以後還有人願意投這樣的片子嗎?如果沒有人願意投的話,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心疼的事。

確實還有很多很掙錢的片子,這無可非議,我覺得這是很好的,電影應該有各種類型的。我覺得有些觀眾可能更細膩,可能也願意看到這樣的片子,我希望這些片子,當然不用分那些片子的票房,但是至少別讓它死掉,以後還會有這樣的片子。因為國外也有類似於這樣的片子,像《海邊的曼徹斯特》,或者《三塊廣告牌》,我覺得它們應該也得在,這就是我的期待。

搜狐娛樂:那你作為導演,或者你作為演員,對於專業的獎項的認可會期待嗎?

祖峰:小時候我得過三好學生的獎狀,很喜歡。我覺得獎項就是對你的認可和對你的表揚,任何人都不會討厭這個吧,而且其實大部分都期待這個。當然因為這次戛納只是一個入圍,就說明我們還不夠優秀,雖然入圍對於我們來說也是很大的鼓勵了,以後可能還有機會能不能做的更好,這不知道,但是至少給我們一些鼓勵。

採訪:你做了導演之後,你對導演這工作的熱愛有超過演戲嗎?

搜狐娛樂:大家說你轉行做導演,我說千萬別這麼說,我沒有轉行做導演,我也沒有轉行做導演這個願望,至少現在沒有。因為我愛做演員這個職業,我愛演戲,這次只是因為機緣巧合。

雖然覺得你幹了這事好像乾的還不錯,得到了一些認可,但是我依然覺得這次運氣好。第一個就是我拿到了一個特別好的劇本,儘管這個劇本的作者很年輕,但是我依然覺得這是老師。其次運氣好是遇到了好的製片人,幫我處理了很多我害怕去要處理的事。那還有就是遇到了一眾我的創作夥伴們,我們大家在一起就特別的舒服。

但是下一次是不是有這好運氣很難說,我特別害怕下一次要雄心勃勃的時候,忽然運氣變差了。

網友們談談你們的觀點想法,歡迎大家在下方評論出來!感謝觀看!感謝點贊關注!